365bet上不去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365bet上不去>韶文化研究
韶文化研究

中共粤北省委事件始末

来源:本网发表日期:2017-01-22

何笔生

    一、中共粤北省委的成立
    1940年4月,中共中央针对国民党掀起反共逆流给广东党组织带来的危害性,指示广东省委:“必须认识时局的严重性,纠正对广东环境的特殊乐观估计,迅速采取办法以保存党的力量,缩小各级领导机关至短小精干的程度。”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也向省委书记张文彬指出:领导机关要隐蔽起来,干部要职业化,隐蔽在群众中。5月4日,毛泽东更明确地提出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方针,即:“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同年6月,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为避免在某一地区党组织遭到破坏时牵连其他地区的党组织,广东省委在南雄召开扩大会议。会上,省委书记张文彬传达中央“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决定将广东分为粤北和粤南2个省委。
    同年12月,广东省委在始兴红围召开会议,宣布撤销广东省委,成立中共粤北省委和中共粤南省委,直属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简称“南委”)领导。粤北省委先后由张文彬和李大林任书记,饶卫华任组织部长,黄会斋(黄康)任宣传部长,饶彰风任统战部长,陈能兴任青年部长,严重(陈志华)任秘书长,下辖东江、西江、北江地区的党组织及赣南特委。省委机关设在红围,1941年春迁至韶关五里亭韶州师范农场。
粤北省委成立后,继续贯彻广东省委在1940年6月南雄执委会议确定的工作重点,同时积极开展反逆流的斗争。原属广东省委的电台,划归粤北省委领导。1942年5月,粤北省委遭到破坏,这是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皖南事变”后制造的又一次重大事件。
    二、原中共南委组织部长郭潜叛变投敌
    1941年7月15日下午,江西省省委书记谢育才夫妇被叛徒出卖,在吉安遭国民党特务秘密逮捕。谢育才被捕后,敌人多次对他进行诱降未遂。于是,敌人会同叛徒李盘森共同策划,摹仿谢的笔迹,假以谢的名义写信给代理省委书记颜福华,要颜来吉安商讨工作。颜见到信后信以为真,随即来吉安,以致颜及其随行武装人员遭到逮捕。不久,颜叛变投敌,并死心塌地为国民党特务卖命,成为参与破坏中共粤北省委、中共南委活动的祸首之一。接着,江西省委电台被破坏,省委机关全体人员被捕。
    江西省委遭破坏后,国民党特务又策划了破坏“南委”及其下属党组织的阴谋。他们利用已经叛变的原江西省委工作人员,以中共面目出现,用电台原来的台长、报务员、译电员与“南委”电台联系,报告假情况,骗取“南委”的信任。
    1942年4月,“南委”在不知道江西省委已遭破坏的情况下,通知江西省委派人到曲江联系,并派组织部长郭潜去曲江与江西省委来人接头。“南委”这一决定给特务以可乘之机。
    谢育才入狱后,发现特务利用江西省委电台与“南委”联系,意识到“南委”将受到破坏。为争取早日出狱,谢假心假意填写了“自首书”,以麻痹特务对他们夫妇的看守。不久,谢育才夫妇不再坐牢房而是改为软禁。4月29日深夜,谢育才夫妇趁看守不备,留下未满周岁的婴儿越窗逃跑,并于5月22日到达“南委”交通站所在地(福建省平和县)报警。
    “南委”得到谢的情报后,立即给已到达曲江(韶关市区)的郭潜发出电报,通知郭潜立即撤离,不要与江西省委来人接头。谢育才夫妇的逃跑,打乱了敌人的阴谋部署。于是,敌人把破坏“南委”的唯一希望寄托在冒充江西省委来人与郭潜在曲江接头上。5月上旬,江西省调统室特务头子庄祖芳带领已成为叛徒的颜福华、孔昭新、罗卓明,连同特务10多人,提前来到曲江,会同广东调统室及广东军宪警,找到郭潜的住址,打着江西省委的名义和“南委”设在韶关的接头地点联系。几经周折,他们终于和“南委”交通员取得联系,并约定了接头的时间、地点,事先作了逮捕郭潜的准备。
    5月26日之前,郭潜已经接到“南委”给他发来的电报,但由于没有及时译读,没有撤离曲江。所以,5月26日当郭潜在街上活动时,被叛徒孔昭新、罗卓明发现,立即报告庄祖芳前往追踪。当郭到韶关花园酒家吃饭时,庄祖芳带特务赶到,将郭潜和曾平当场秘密逮捕。接着,“南委”的交通员陈二叔以及交通站负责人司徒丙鹤夫妇先后被捕。
敌人得手后,当晚在中统广东调统室禁闭所——“基庐”对郭潜进行突击审讯。郭经不起敌人的威逼利诱,当晚就与敌人订下了协议。协议内容大意是:一、要将从桂林领回的9万元“南委”经费给郭1万元;二、不公开其叛徒面目;三、保证其人身安全等。就这样,郭潜成了可耻的叛徒,并死心塌地为国民党特务卖命。
    三、李大林、廖承志被捕
    省委机关没有人知道郭潜被捕,更没人知道其成了叛徒。第二天凌晨,郭潜引领特务来到位于韶关市五里亭师范农场的省委书记李大林家中,将尚未起床的李大林夫妇、其弟妹、译电员、保姆等人统统逮捕。这天早上,郭潜引领特务从李大林家返回,途经五里亭火车车站时,正好与刚从东江老隆回来的省委组织部长饶卫华相遇。由于郭潜等叛徒的当场指认,饶卫华当场被捕。
    5月30日,郭潜又向特务头子庄祖芳告密,说八路军香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正住乐昌县城,可以去乐昌抓捕。经过庄祖芳和郭潜密谋商定,由郭写一字条,伪称上级指示廖立即去桂林安置香港疏散回来的文化人,并由特务庄祖芳伪装“南委”交通员,持郭潜写的字条和现款1万元,带领特务行动队队长李刚、特务陈文等于当天专车奔向乐昌。当天晚上,庄祖芳等利用与廖承志接头的机会将廖承志秘密逮捕,6月5日又将廖承志押送到江西太和马家州集中营。
    四、粤北省委事件的善后工作
    5月28日,粤北省委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省委秘书长严重采取了紧急措施:(1)立即派人分别通知各部和有关同志转移隐蔽;(2)通过省委电台电告“南委”和“南委”书记方方;(3)向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报告粤北省委被破坏的情况,请示应变办法。按照紧急部署,省委各部负责人饶彰风、黄康、李殷丹、陈能兴、张江明等及省委电台和下属组织的工作人员,都分别向东江、粤中、西江和桂林撤退隐蔽,省委秘书长严重则留在韶关做善后工作。
    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获悉粤北省委被破坏的消息后,于6月8日发出对南委行动的指示,原文如下:“一、不仅与江西而且与粤北断绝一切来往,“南委”负责同志立即分散隐蔽,首求自保;二、“南委”与承志及香港归来的一切公开关系完全断绝(包括邹、柳两人),他们的关系,我们另设法联络;三、停止派人往桂林取款,以避波及;四、立即斩断一切上层的公开关系;五、你们直接管辖的下级党部暂作静止,不作声息,不做任何活动;六、立即停止与江西电台联络。”同年8月,周恩来经请示中央同意,又向广东军政委员会书记尹林平发出电报指示,指出:“除敌占区、游击区党组织照常活动外,国民党统治区党组织一律暂时停止活动;已暴露身份的党员干部一律转移到游击区工作,其余干部应利用教书、做工、做小商贩等各种社会职业做掩护,实行勤学、勤职、勤交友等“三勤”活动。何时恢复组织活动,等待中央指示决定。”
    接到中共南方局指示后,各地党组织迅速传达贯彻。原粤北省委党组织由严重、陈能兴、张江明、王炎光、欧新和各特委负责人冯荣、梁嘉、黄松坚、刘田夫、梁威林等分头到粤中、北江、西江和湛江等地传达贯彻,认真做好安全转移和隐蔽工作。北江的党组织除前北江特委书记黄松坚因工作需要在英德浛光隐蔽并保留在广州沦陷区的特派员外,后北江特委特派员李守纯及其他成员先后转移到西江、广西等地,至年底,各级党组织均相继停止活动。北江各地的共产党员在隐蔽埋伏的过程中,按照职业化、社会化、合法化的要求认真开展勤学、勤职、勤交友的“三勤”活动,努力学习,积极工作,广交朋友,团结群众,努力保持共产党人的本色。
    粤北事件发生后,由于中央南方局和广东党组织及时采取了紧急措施,各级党组织认真传达贯彻上级指示,切实做好了撤退和隐蔽工作,有力地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妄图摧毁中共南方组织的阴谋,使得党组织和党员不仅得以保存下来,而且得到了巩固和发展,并在人民群众中深深扎根,成为党领导人民取得抗日战争和民主革命胜利的重要保证。